我和表姐自驾游,到了荒山野岭,她红着脸对我说想……

今晚小说2019-07-07 04:33:37


我站在阳台上,手里夹着一根烟,眉宇间郁结着经久不散的烦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老婆秦莉,她最近的举动很反常。

我甚至一度认为,她应该是出轨了。

她是上海市一中的老师,人漂亮,身材好,跟着我一个普通的医院上班族过日子,着实委屈她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插钥匙的声音,我转身看到门被推开,是老婆从外面走了进来。

说实话能娶到她,我没少被人夸赞,而这一刻,我却没有太多的自豪,满脑子想到的是外面的男人占有她白嫩身体时,对方愉悦和享受的喘息声。

“老公,你在家啊,傻愣着做什么,都不过来给我开门。”老婆娇嗔道,随手把挎包扔到沙发上,她舒展了一下娇柔的腰身,缓缓走到门后鞋柜,脱掉黑色的高跟鞋,露出洁净的小脚她轻揉了一下,舒服的哼了一声。

她弯腰下去的时候,裙子包裹的翘臀,圆滚滚的,让人忍不住眼前一热。

我眉宇间凝重了许多,心底很痛苦,不知道有多少人从她饱满的后面,侵占过那个曾经专属于我的地方。

“老公你眼神好色,嘻嘻,我先去洗个澡,等我。”老婆走到我身边,在我嘴边亲了一下,脸一红转身就去了卫生间。

我皱了皱眉,她又喝酒了,之前是从来不喝酒的,何况只是一个老师,有必要经常喝酒吗?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嗡的一声,也许是房间太安静,尽管调了震动,我依然能听的到,止不住心底开始胡思乱想,或许是那个男人给她发的信息。

我想到她是我老婆,看一下也没事,伸手从她包里掏出手机。

我和老婆的手机密码是对方的生日,输入我的生日之后,手机竟然没能打开,脸色一沉,她改了密码,又连番试了几个,都没能成功。

就在这个时候,一则信息又跳了出来,出现在预览上,那句话并不长,不幸被我看到。

“宝贝,剃好了吗?拍个照给我欣赏一下。”

我脸色一沉,信息不能完全点开,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但是我本能的认为,他肯定是个男人,心底一阵烦躁,剃的是哪里?

难道是那里!

我的心很疼,她竟然为了那个男人,去剃光那羞耻的地方,难道只是为了满足对方的重口味,她就可以如此糟践自己。

我把手机放进她包里的时候,心烦意乱下,把包给碰倒了,从里面凌乱的洒落出一些小东西,混杂着一把精致的剃须刀,还有一条黑色的丁字裤以及早上穿出去的黑色裤袜。

我手里摸着那丝质镂空的丁字裤,手心里裆部的那块布有些潮湿,摸在手里娇柔的犹如她那细嫩的皮肤,二两不到的重量,抬起来自己忍不住闻了闻。

我的脸色开始泛青,不太确定那湿润到底是什么脏东西,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有着一些分泌物的异样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卫生间里老婆喊我,把包给她拿过去。

我想到那条短信,眼神内透着一股怒火,想要看看她到底打算怎么做,拎起包走到了卫生间门口,递了给她。

我的心很疼,通过卫生间门口的磨砂玻璃能够隐约看到,老婆曼妙的身材,修长的美腿慢慢的踩在马桶盖上,姿态妖娆,她一只手拿着剃须刀,正缓缓的探入那曾经专属于我的地方……

我狠狠的揪了揪头发,猛的推开门,老婆惊愕的望着我,旋即脸上露出一抹羞红,娇嗔的望着我道:“一会都等不及了,等会,很快就洗干净了。”

她一边急匆匆的拿起一条浴巾,想要包裹着曼妙的身子,虽然结婚有一年了,不过她还是很害羞的,过去我认为她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所以满心欢喜,以为娶到一个好老婆。

而她现在急匆匆遮掩身子的做法,却让我感觉到,她是在为另外一个男人遮掩身体。

“干净?你还洗的干净吗!”

我气愤的一把扯掉她的浴巾,扔在地上,眼神直直的望着她的腰身下面,果然成了白虎,地上还有一撮撮散碎的乌黑毛发,耀眼光亮,散在她白嫩的脚下,没来得及冲掉。

而她侧着身子的翘臀上,还有一块巴掌大的淤红,好似那个男人曾今用力拍打过的样子。

“秦莉,毕竟一场夫妻,那个男人是谁?到现在你还不肯坦白吗?你是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我眼神内透着一股心寒,紧握着拳头近乎是咬牙切齿道。

我毕竟是爱她的,这个时候,我都佩服自己,竟然还能保持一些冷静,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嘴角有些打颤。

竟然有些怕知道结果,我感觉自己很窝囊。

“什么男人?老公你胡说什么的?”老婆错愕一下讶然道,低着头赶紧擦干身子,却让我感觉她好似在躲闪自己的眼神。

“你微信上的内容我看了,我只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能让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做这些事。”我没想到她到现在还装作不知,事已至此只能挑开了说。

老婆好似看出我是认真的,有些慌了,急忙拿过来手机看了看,然后哭笑不得的翻了一个白眼娇哼道:“老公她是我同事,是个女的,这个醋你也吃啊。”

老婆说着顾不得擦干身子,急忙一边输密码一边对我低声说道,老公密码我改了,你下个月要过生日,我给你张罗的时候,他们都猜到了我的手机密码。

然后她点开那个人的朋友圈,打开让我看看。

我接过手机仔细看了看朋友圈,果然是个女人,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没有老婆漂亮,也算是美女,信息的最上面还有语音,点开听了一下确实是个女人的声音。

“你包里的丁字裤和屁股上的巴掌印是什么情况?还有裤袜是怎么破的。”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敢大意。

“前两天看你兴趣乏乏的,身为老婆,我多少有点自责,下班就去买了一条,打算晚上穿给你看看,说起淤红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也知道这个东西肯定要试过才知道好不好看,你老婆身材好,我试的时候,曼婷姐,喏,就是微信上这个女的,她在更衣间里没忍住就在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还给我说,穿这个,最好剃干净下面,才好看,我也是犹豫了很久,才下定决心的。至于裤袜,天太热就脱掉了,破了吗?哦,或许是质量太差,在更衣间手忙脚乱的脱的时候不小心搞破了,我当时去付钱,曼婷姐就帮我把内裤和裤袜塞包里了。”老婆娇羞的嘟着嘴道:“现在屁股被她打的还有些疼,老公你给我揉一揉。”

“你在哪里买的?”我看了一眼她那一侧的臀瓣,白皙的犹如一块柔软的大白馒头,让人忍不住眼热。

或许其他男人,更喜欢她的那里。

“就是万达商城那边,具体哪家我也记不住了,就是看到喜欢就试了试,当时匆匆忙忙,那么羞人,付了钱就走了,而且曼婷姐也买了几条的,老公你不会不相信我吧。”老婆突然小声道。

“那小票在哪里的?上面总该写地址的吧。”我皱了皱眉,她不说地址,难道是怕自己知道。

“我要那个做什么,又没人给我报销。”老婆苦笑道。

“内裤的事暂且不说,你这几天怎么老是喝酒?还天天偷偷的打电话,是和谁打的电话。”我皱眉不解道。

“你还说呢,前段时间你都是匆匆了事,我还担心你外面有人了,特意打电话问了一下曼婷姐该怎么办。”老婆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道,作势还掐了一下我的胳膊。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外面有人。”我有些吃疼,看向老婆的眼神多了一些爱怜,说实话,我真的很爱她。

很怕她,外面真的有其他人。

“我当然相信老公你外面没人,或许是和我待的时间久了,你腻烦了吧。你也知道,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有些事我也不懂,肯定要找个人问一问,这种事情不喝酒哪能说得出口,就壮着胆子喝了几次酒,她们就给我出了这个点子,哎,早知道会被你误会,我就不做这些了,还以为你会喜欢的。”老婆上前一步靠在我的胸前轻声道。

她刚刚洗过澡的沐浴露的味道,直冲鼻孔,十分好闻。

“老公你先洗澡,满身都是烟味,我在床上等你,今天补偿你。”老婆脸红红道,说完就拎着包,朝着卧室走了出去。

我扭头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怔怔发呆,最后叹息了一声,颓然的蹲在卫生间的地上,没想到她还是欺骗了我。

尽管老婆掩饰的很好,她却忽略了一点。

那条丁字裤应该不是下班的时候刚买的,前面包裹的地方还有一些湿润,那个地方只能是穿了许久才会有的。

我最担心的是,那个湿润加上裤袜后面的洞,更像是穿着做过,事后又用来擦拭,才产生的那种湿润。

那个味道,我有闻过,不会错的。

而且卫生间里没有她之前穿的棉质内裤,老婆是个有洁癖的人,不可能把穿过的内裤扔到内衣店里,如果她没有带回来,只能有一个解释,落在了那个男人那里。

白虎,后面破了洞的裤袜还有那条潮湿的丁字裤。

前裆湿润,后裆破,这一切让我头疼欲裂。

我闷闷的蹲在那里,没有继续问,并不代表自己就相信了,抽了几根烟,一直等烟盒空了,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烦躁的冲了一个凉水澡,转身走到卧室里。

看到躺在床上的老婆已经睡了,身上只是披着一件单薄的棉被,微微蜷缩的身材极其撩人,不得不说,老婆确实很迷人。

我掀开被子,贴着她睡下,当我脱掉裤子从后面忍不住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发现她竟然没有穿内裤,毫无阻碍,她竟然梦呓般的轻哼一声。

我能感受到老婆非常享受这个姿势,她过去是很排斥的,说这样做,像是被强迫一样,很别扭。

此时她竟然如此的甘之若饴,嘴里轻吟的叫声,简直让我有些头皮发麻。

更让心惊的是,她明明是睡着了,如果是除了我之外的其他男人,她会不会也如此迷迷糊糊的弓着身子配合着把那个脏东西放进她的身体里……

这一夜我足足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最终瘫软在了她娇嫩的身上,等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老婆的身上布满了我昨夜留下的痕迹。

我眼神透着一丝自责,当看到她嘴角满足的笑容时。

我冷哼了一声,看来……这才是最真实的她。

“老公,改天你和嫂子说一声,让她来家里吃饭吧,我有段时间没见她了。”老婆一边捋着乌黑的长发,一边柔声道。

“嗯,好。”我点了点头,老婆还有个大哥,他妻子刚好和自己在一个办公室上班,偶尔嫂子也会到自己家做客。

嫂子有些寡言,人很知性,贤惠,漂亮,实话说,都感觉老婆的大哥根本配不上她。

“我哥那人不靠谱,她一个女人在外面也不容易,能帮衬的就多帮衬一些。”老婆走过来轻轻地抱着我,在自己耳边亲了一下娇嗔道,“昨天像个小牛犊一样,一点也不知道怜惜。”

我皱了皱眉,不想提到昨天的事。

老婆看我好似心情不太好,聪明的没再多说,我们简单的吃了饭,她的学校离的比较远,平常会提前半个小时先走。

我望着她离开的身影,脑子里忍不住浮现出昨天的种种,有些坐不住,到了卧室里换了一身不常穿的衣服,戴着一顶鸭舌帽,也快步跟着她出了小区。

果然老婆像往常一样,在小区外面的公交车站牌那里等车,我排队在最后,等车来的时候,大家一窝蜂的涌了上去,赶上早高峰的上班时间,座位是没有了,只能找个地方站着。

我离老婆大概间隔着三五个人,因为戴着鸭舌帽的关系,她没有注意到我,而我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

我像是一个偷窥狂一样,静静的看着她。

她好似是习惯了被众人注视,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自顾自的在那里低着头玩着手机,不知道和谁在聊天,时常还会嘴角露着浅笑。

她今天的那身白色长裙,覆在曼妙的身材上,头发披肩而下尽管遮掩住半边的脸庞,却依然显得清秀明丽,让人情不自禁的会注意到她。

她旁边的那一个个男人,都恨不得吞了她一样。

没过多久公交车停靠在一个站点,老婆往外面看了一眼,她竟然这个时候下了车。

而这一站,明显没有到市一中,她这个时候下车,肯定是因为刚刚手机聊天,和别人约好,而那个人,或许就是我要找的男人。

果然等我下了车,就看到她在路口等了没几分钟,就有一辆黑色奔驰车停靠在她身边,她很快上了车。

那辆奔驰车径直从我身边开过,我瞪大了眼睛看去,开车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而老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正扭头和对方笑着很甜蜜的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自己。

该死,果然是有情况,一大早告诉我要来上课,没想到是和别人来约会的。

车子行驶的方向,明明和学校相反。

他们这是去哪里?一大早是去开/房吗?

我急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就让对方跟上前面的奔驰,没过多久就到了一家酒店门口,老婆从奔驰车里走下来。

等我付了钱,快步追进酒店的时候,老婆和那个老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我心底火大,快步走到前台,想问了一下他们入住的是哪个房间。

“对不起先生,酒店是不允许泄露客人的入住信息的。”前台小姐警惕的打量我。

“刚刚是我朋友,我找他们有点事。”我按捺住冲动,尽可能的心平气和道。

“如果是朋友的话,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前台小姐盯着我看了一眼,作势拿起固话机,想要拨过去电话。

我急忙阻拦了她,如果这样打过去,自己这次追赶过来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先生如果你是捣乱的话,我就喊保安了。”前台小姐沉声道。

“不好意思,其实刚刚那个女的是我老婆,这是我和她的结婚照。”我皱了皱眉,尽管很不情愿的让别人知道这个事,还是拿出了手机,找出我和老婆的婚纱照给她看。

“不好意思先生,即然是你老婆,那你可以和她打个电话,只要她同意,我会告诉你房间号的。”前台小姐有些同情的看向我,不过还是果断的摇头拒绝。

我脸黑着转过身准备给老婆打个电话,既然上不去,只能尽快喊她下来,总不能让她一直在上面,被那个老男人玩的好。

“这个男人好像真的是她老公,不过刚刚那个男的,怎么和那个女人开一间房。”突然另外一个前台小姐嘀咕道。

“管那么多做什么,这种事每个月都有几次,习惯就好了。”前台小姐小声道。

“哦,这个男人还挺年轻的,真够可怜的。”另外一个前台小姐叹息道。

我听到她们两人的对话,证实了老婆真的和那个老男人开了一间房,气的很想尽快冲上去,可偏偏不知道门牌号。

我只得匆忙的给老婆打电话,打了几通,终于打通了。

“老公我在上课的,有事吗?”老婆小声道。

“我找你有点事,就在你们学校了,你出来一下。”我脸色阴沉,上课,他妈的在上/床还差不多,一开口就撒谎,秦莉,你还真是我娶的好老婆,我杨政算是瞎了狗眼。

我希望老婆能顾念自己在外面等她,第一时间从楼上下来,只要我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哪怕没有上/床,我也会痛揍那个男人一顿,然后和她摊牌。

“老公有什么事情吗?等我半个小时可以吗?很快的。”老婆说话声音有些急促道。

我气的握着手机的手指都跟着发抖,她竟然让我等。

难道她是打算利用半个小时,尽力的伺候完那个老男人,才肯见我吗?我还是她老公吗?秦莉啊秦莉,你简直是欺人太甚。

怪不得昨天做那事的时候,她喊疼,还委屈的让自己快点,原来她那下面不止给自己一个人用。

“老公,我……我挂了。”突然好似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低泣声,随后手机嗡的一声就挂了,那声音不像是哭,更像是快到高/潮的时候,女人发生的痛并快乐着的声音。

我一想到老婆在那个男人的身子下面,或许正在浪叫的,还急匆匆的挂掉自己的电话,脑子嗡的一声响,胸口火冒三丈,恨不得有想杀人的冲动。

我沉着脸转身走到前台,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冷冷的瞪着那个前台小姐,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开间房,就在她隔壁。”

前台小姐还想拒绝的,不过好似看出我的脸色不太好,旁边另外一个同事拉了拉她的胳膊,最后那个前台小姐飞快的给我开了一间房。

我抄起房卡快步朝着电梯走去,等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再次拨起了老婆的手机,对于她的解释我已经不抱希望,只希望通过手机铃声,判断出她在隔壁的哪间房。

果然老婆的手机响了两下,不过很快她给挂了。

我冷笑一声,她“忙”的连理我的时间都没有。

我转过身死死的盯着背后的那个房门,原本老婆能给我一个解释,我会给她一个体面,不过也罢,闹就闹吧。

我走到617的门口,最后的时候还是有些迟疑,这一脚踹下去,我和老婆从此就各分东西,出租车司机有句话说得对,能忍就忍,忍不了才要闹,因为这一闹就势必揭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突然这个时候,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的动静。

“哎呀,别闹了,疼,疼,你轻点。”老婆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好似经受不住对方的折腾,开始哀声求饶了,不知道对方怎么折腾她的,她一边喊着疼,一边还发出若有若无的喘息声。

“讨厌,比我老公还能折腾。”老婆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摸那里,啊,那里不行。”

“别啊,疼。”

而这句话简直让我火冒三丈,她竟然毫不顾忌的在那个老男人面前,谈起自己,难道我的存在,正是他们兴奋的关键吗?

她说的那里,又是哪里?难道是后面那个,对自己还一直不曾开放的洞,还是那个混蛋,把肮脏的东西毫不客气的放到了她的嘴里或是那个地方。

我胸口难受的,闭上了眼,紧咬着牙齿,脸色铁青下深吸了一口气,再也顾不得这么多,往后面退了一步,然后一脚直接踹开了门,门一打开,就飞快的冲到了里面。

我发誓,这一次一定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的!



Copyright © 广州旅游推荐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