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在忠孝东路——台湾自由行 结束篇(台北及周边)

最无用2019-06-01 01:39:06


   图片/小枫 小翠 老肖 君智      文字/君智



1021日中午到了台北,皇家季节酒店南京西路店办好入住,在附近一面馆简单吃了点,我点了碗手工水饺(山东妇女果然不要轻易在外吃水饺),友们嚷嚷要休息一会,我正好去收拾破包,迪化老街、大稻埕、西门汀都在周边,老城区的烟火味甚浓。

                                                                 

                                                                                                        

台北的手工杂货市场比我想象的还要热闹,永乐市场附近有许多卖布料及布艺配件的店铺,且都是零售,不少女性顾客在与店主商量着配色及缝纫事宜,对我这个手作爱好者来说,眼热又不甘的很,凭啥呀这到底!合肥的长江路上,曾经的 “工农兵纺织品商店”和“三八纺织品商店” 红极一时,女人做衣服的必到之处。全毛混纺的“麦尔登”、“华大呢”、“三合一”“的确良”,高中低档面料应有尽有,;城隍庙后街,则是有个性或想法的小文青淘布的地儿,如今已找不到这样的实体店。而我,也好久没有体会到那种手摸着布,纠结着啥款式,量体裁衣,再后来,数着日子等成品的那种忐忑又兴奋的心情……


春夏秋冬,有新衣等着,日子新鲜许多。


跑偏了……

找了两家修包的的铺子,均告之是内置拉链,要全拆,价格不菲,折合180元人民币,劝我不如买个新的(我带回合肥,3元就搞定了),我仿佛明白了之前的凭啥。


台湾的“手作”业,已不仅为谋生,更多在贩卖情怀。




【宁夏夜市】


晚上和闺蜜在宁夏夜市吃的饭。宁夏夜市应该是台北较小规模的夜市,可也足够大到我们光顾几次仍品尝不过来。去了三回,就喝了两回这个汤,仍意犹未尽。肝:爽脆鲜嫩,肚:Q弹软烂,汤水清澈无比,量不多不少,食客能从容的一口汤,一勺肝肚,入口醇香,喝完碗底无星点沉淀。回来后就惦着哪天尝试下,目前仍在惦记中。麻薯也是我爱吃的,回来操练了,极神似,不过人家做的是球,我是大饼。





     我不会调整视频的长宽比,也请忽略后面一点儿不矜持的声音。




这是排除最长的一家,仔细看,貌似我们这里的糍饭团。蒸熟的糯米饭包上各种内料,卷紧成一橄榄状,拿着啃。


太多没有品尝,也记不起来还吃喝了什么,反正一直是不靠站的小火车逛吃节奏,拖着灌了铅的腿,摸着几乎撑出体外的胃,绝望的回头……







【国立故宫博物院】



1022号,采纳小翠的建议,重点故宫博物院。

亲,记得吗? 我们在这搭的公车。




     这是我吃饭的家伙。也收着一个,塑料珠子的就是了。



博物院分全年开放的第一展区和不定期举办特展的第二展区,还有要提前一周网上申请的张大千纪念馆,儿童学术中心等。餐饮,纪念品,婴幼儿服务中心等应有尽有,且非常人性化。博物馆内的展品每三个月轮展一次,各个展厅皆人头攒动,我们走马观花也用了快三个小时,藏品之丰富精美远超出想象,可以用目不暇接、瞠目结舌来形容。我对古董宝贝的认知几乎为零,不敢妄加评说,可年代,工艺,品相,似乎是决定其价值的几大元素,都说北京故宫有房无宝,台北故宫有宝无房……“仓惶落败”如蒋某人,也是绝无仅有了。


如今太多人的收藏热情缘于其货币价值,而蒋介石在意的却是文化的传承,他深知“文化”,对台湾的未来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绝非是“一锤”可以“定音”。世人皆知,才华横溢,思想独立的宋美玲对蒋的一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而宋可以接受蒋也绝非偶然。



有幸看到镇馆之宝“翠玉白菜”,与肉形石擦肩而过(回来后的这个冬天,我入手很多,何止看……)。



故宫博物院无疑是台北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博物院出来已异常疲惫,按计划赶往信义区的新光三越,这应该是台北最大的商圈了,101大楼,台北市政府,松山文创园都在附近。本来准备去附近的国父纪念馆看400的换岗仪式。我的失误,打车到达诚品书店已到3点半了,我便自以为是的与闺蜜相约一小时后在诚品二楼碰头,没良心的一个人在忠孝东路上狂奔开来……






【国父纪念馆】


国父纪念馆坐落在忠孝东路、仁爱路、光复南路与逸仙路之间,是为纪念孙中山先生百年诞辰而兴建,如今这里也是台北市民进行户外运动及举办各种文艺展览的多元化场所。每个整点,会有约十分钟的“三军仪队”卫兵换岗仪式。馆前的开阔地,也是观赏和拍摄101大楼全貌的绝佳地点。(根据网络文字整理)



人家是《忠孝东路走九遍》,我是狂奔来着,一路无暇拍片。



如愿站在前排,除了仪式前司仪宣读参观须知,仪仗队的口令,佩枪的换位及军靴踏在地上的山响,全场寂静无声,我举着自拍杆几乎录下了全程,没顾上回看便奔回诚品与闺蜜会合。回程只跟小翠嘀咕了声:我拍了视频……至今没敢当面给她们看,她们家的汪星人喵星人可不是吃素的。然而现在隔着屏幕她们也看不成了,说是有违规内容,上传视频总是审核不过。

这回真不赖我,连广电总局也觉得你们不看为好。


讲真,吃独食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




诚品书店内人很多,应该有相当一部分是如我一样慕名而来只为感受诚品的氛围,捎带购书的伪文学老年。早些年头,诚品书店便在有着文化情结的旅人心中种下草,这家不仅贩卖书籍,也将画廊,餐饮,花卉有机的融为一体的商业实体,经营上花了更多的心血与财力在环境氛围与特色服务上。如它的字号“诚品”,诚信与诚恳,品德与品质。人们趋之若鹜的走进诚品,已经说明了它的成功,说明人们内心对情怀、精神仍有所求。




从诚品打车到了西门町,天已黑,街对面的红门隐约可见,西门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除了街中心有些绿营人士的摇旗呐喊外,与国内的步行街无二。西门町打过卡,小翠与枫回酒店休息,我和老肖又奔宁夏夜市去了。





十分】


1023号计划游览平溪小火车旅游线,主要景点:猫国猴硐(住了很多喵星人,我不会主动去那个地方的)、十分老街、平溪天灯、菁桐日式古风车展等。平溪线火车每趟间隔大约一小时,可提前在网上定好车票。我们四人包了辆出租车,第一站:十分老街。台湾的地名真是够呵呵的,我们遇到的就有八堵七堵,这又九份十分……




台湾民众有放天灯祈福的习俗,慢慢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前来观光,政府便重新恢复了一度停用的沿线车站,开通小火车旅行专列。


十分老街的对岸是横跨基隆河上最长的吊桥——静安吊桥,



天一直阴沉着,这对旅行以拍照为主的女人来说失落的不是一点。

十分老街出来没多久,司机建议我们去看下十分大瀑布,连日降雨,瀑布水量丰富,颇为壮观。相对台湾的其他景致和大陆的山水风光来说,并无特别之处。



十分老街出来,司机带我们去了瑞芳火车站附近的美食排档吃午餐。我们分头各自点餐,推荐这里,份量少品种多,特别适合游客。







▼【九份】


九份,位于新北市瑞芳区,《悲情城市》的拍摄地。或是梁朝伟沉稳忧郁的演出与全片凄美的音乐太深入人心,虽然已完全商业化的九份仍有片中巷陌市井的影子,却难寻片中冷清静寂的感觉。下次去九份,一定要住上一宿,体会下那个建在坡地上蜿蜒凄美的九份,还有给宫崎骏带来灵感的《千与千寻》中那个万家灯火中透着玄妙清幽的九份。





九份周边还有“金瓜石”景点,如果再来台湾,一定会去。它与九份只一山之隔,也是《悲情城市》的取景地,金瓜石因为早年产金闻名,后金尽人散,没落萧条,其遗迹,已成为极好的人文与自然旅游地。





有关台湾的文字我看的并不多,行前找了《悲情城市》,《练习曲》《千与千寻》《海角七号》,还有齐柏林的《看见台湾》,一部很客观震撼的纪录片。仍很多时候处在茫然无知的状态,生态地理,人文风情……如果有下回,多读些有关台湾的文字,然后,在台北住几天,走走老城区的市井小巷,去上引水产,逛些有关杂货,服饰,美食的小店,再去兰屿或哪个离岛呆几天……


想起了丰子恺的散文《从孩子得到的启示》中的一段对话,他问一个四岁的孩子 “你最喜欢甚么事?”孩子率然回答:“逃难。”“你晓得逃难就是甚么?”“就是爸爸、妈妈、宝姊姊、软软……娘姨,大家坐汽车,去看大轮船。”无忌童言让丰子恺惊讶:啊!原来他的“逃难”的观念是这样的!他所见的“逃难”,是“逃难”的这一面!这真是最可喜欢的事!


如今的我们,大多已丧失微笑着面对苦难的能力,尽管我们知道再深的悲怨也于事无补。所以,我们一次次的出行,一本本的读书,已经成人的我们,又希望再做回孩子。


九晚十天很快过去,虽意犹未尽,也得夹着尾巴在家人面前说句“终于到家了”来表达归心似箭的心情。事实是我还没张口,明明一脸花开的人却吐噜句让人没法接的话:“十天一晃就过去了啊!”,嫁了个说都不会话的男人,难怪有人说:世界那么大……


窗外是芳菲的四月天,回顾去年初秋的台湾之行,把自己写到崩溃,写的词穷,写到不愿搜肠刮肚,字斟句酌……N年之后,我会感恩自己的拙笔不辍吧:哇塞,这个老太婆曾经在辣么美的地方辣么疯过……






与闺蜜【台湾自由行】的游记险些烂尾。

图文水平有限,只是记录生活。感谢您的阅读、点赞~

祝各位亲,春天快乐






君智的公众号【最无用】,记录生活的鸡零狗碎。 

?本号刊载的所有图文,除特别标明,均为原创。

?欢迎保存原文出处,转载,发送朋友圈。

?如您认为图文中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号。


微信号:L522830132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旅游推荐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