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自由行的随意散步

TheNomad2019-06-11 04:17:10

    记得奶奶说过,爷爷年轻的时候在广州的糖厂任技术员,那时候便养成了爷爷喜欢吃甜食的习惯。知道今日,仍能记得小时候爷爷带着我去田间抓螃蟹时说的那几句粤语。

    读书的三年时光在深圳,却从未一次去过广州,可能是因为太近,可以随时去,所以脑海中总是想着“反正也这么近,想去就可以随时动身,何必专门抽出时间去呢?”,反而是海对面的香港,来来回回去了不下二十多次。

    广州,过去岁尾蛮夷之地,但仍流传着其悠久的历史,对广州的认识源于粤菜的品尝。不知道是否是受到爷爷的影响,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他之前所描述的那些点心,早茶和糕点,那些拿着报纸和鸟笼在茶楼中悠闲吃早茶的老人们,那些在骑楼中川流不息做着贸易的人们,还有那些穿着旗袍在街上摆弄风姿的女人们······从古至今仿佛都未曾改变。

    工作后就很少拿着相机去拍照,每次打开衣柜看着相机仿佛都已经尘封已久,许多次拿起来又下意识的放下,脑海中一片空洞,不知该如何去拍。直到放假前的一次阅读,看到阿默博客中所写“专注生活本身,本来就是极有魅力的事情。”,别让时光就这么悄悄地从指间流逝,因为生活总是在我们的内心留出了属于它自己的那片天地。

    广州很慢,慢到随处可见坐在路边乘凉闲谈的老人,和成都的闲很相似,但是多了几分家常。成都的闲可以看到那聚在一起喝茶打牌的人们,广州却看到那些听着收音机放空发呆的人们。

    一个城市的伟大在于包容,而每一条老街是这些包容的主要元素。即使老街褪去了昔日的繁华,但仍屹立不倒,即使远处伫立着现代的住宅,但新旧对比又凸显了老街的韵味。

    随意的穿梭于里弄中,总会碰到悠闲散步和躺在沙发上饮茶的人们。似乎他们并不关心是谁在这条箱子中来回走动,他们只享受着午后独自的时光。

    恰逢中秋将至,老街上的店铺摆满了各类美食,月饼,蜜饯,烧肉这些传统老广州的节日元素一样都没少。总会看到讨价还价的人们,听到孩子们吵闹着买着各种零食的声音。

    飞机划过天际,和老房子交相呼应,脑海中不仅联想起了九龙寨城的景象,只不过,广州的老房子还没那么密,那么遮天蔽日。

    广州西关地区的老楼比比皆是,随意的走进任何一个院楼都有不一样的风景和惊喜。

    热闹非凡的上下九步行街早已人山热海,吆喝声,步履声以及随处可以闻得到食物香味,仿佛昔日的繁华重现眼前,从未褪去。

    老字号陈添记鱼皮怎能错过,隐藏在巷弄中的美食,来时早已排起了长队,忍不住的品尝这一传统美食,鱼皮清脆可口,配上其中的小菜,简直美哉!

    恩宁路是广州老字号一条街,莲香楼的货仓坐落在此,虽然在改造,老楼刷上了新漆,但道路两旁的骑楼仍然向来参观的人们展示着自己,那些昔日推着车,扛着麻袋的工人和抽着烟袋的货栈老板就在这里进行着每天的贸易事业。

    后巷老房子的门口躺着慵懒的猫咪们,即使人们过来近距离的拍照它们也丝毫不会搭理。

    任何时候都不忘搬张小桌椅在路上悠闲的喝茶聊天,即使现实的生活节奏再快,也要认真的让它慢下来。

    沙面是原先的租界区域,两旁的建筑形式就已经形成了同周边环境不一样的边界,各式各样的仿欧式建筑伫立在在这个不大的小岛上,现如今已经成公共开放区域,人们顺着花圃两旁的跑道散步,拍照,道路两旁被古树环绕,建筑隐匿在绿植背后,隐约可见其全貌但又不突兀。

    天桥的远眺,郁郁葱葱的树木逐渐引向远处的新城区,一个城市的发展有多远,似有限也似无限。

    夜幕降临,见到最多的便是拿起板凳在街上乘凉的人们。生意可丢在一旁,但生活不能忘却。

    热闹非凡的上下九步行街,密密麻麻川流不息的人群。老广州几百年的记忆从未间断。

    穿梭在老城区,会时不时被贯穿居民楼的高架桥所吸引,在自己所到的城市中还是第一次见到。月夜降临,几盏路灯引路,一下子将黑暗的夜空划破,那对拍照的人们就好像一对吟游者一般,享受着路黑夜路灯下的美景。

    车水马龙的北京路上,人群等待着红灯过后的过街马路,悠闲的人们坐在树旁“开黑”,此时的世界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起个大早去逛逛街,清晨的广州街道还在睡梦中,偶尔能看到那么几个人在巷弄中穿行。

    光着膀子的烤红薯大爷已经出摊,准备着一天的食品。

    清洁工大叔也在自己的三轮车上享受着片刻的宁静,很快一天的忙碌也要开始了。

    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小伙子在紧张的和朋友们商讨接新娘的过程。

    不仅仅是恩宁路,老广州的街道还有很多,随意漫步总会发现他们。

    沿着珠江骑骑车,享受着江风拂面而来的清爽,看着路边锻炼的人们。广州很适合步行和骑车,慢慢走慢慢看,时不时就会被旁边练唱歌的大叔大妈们吸引。

    石室圣心大教堂中拍照的人们和前来祷告的人们混在一起,喧嚣涌动的人群划破了教堂的宁静。

    新河浦路上仍然能看到老式别墅,虽然在翻修,但老广州的韵味依旧不减。

    寺贝通津就像是老城区和新城区的分界线,这里伫立着很多东西合璧的洋楼。正午时分的街道看不见一个人,只是偶尔能听到家中传来孩童的哭啼声和几声鸟鸣。

    穿越寺贝通津就来到了新城区,漫步在扎哈的广州歌剧院外,依靠着平台的却是那些来此打牌的人们。每个角落都呈现出不同的状态,非线性的建筑造型给人们提供了丰富的视野。

    广东省博物馆内,人们正在享受着午餐。天气炎热,更多的人们仿佛是在这里避暑。

    一条破败的后巷逐渐带领着自己走向红砖厂。

    冷却塔下的几片嫩叶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生机勃勃。红砖厂并未倒下,而是获得了新生。

    红砖厂不必成都的东郊记忆,可以说,红砖厂更为原始,能够不打理的地方尽量不会搭理,老旧的电线杆,坑坑洼洼的道路,地上的落叶,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原汁原味,有时候干净可能反而破坏了一种事物的状态。

    体育中心附近的老居民楼的一楼都会发现各式各样的居酒屋。店前贴满了广告和海报,有时候甚至会让你变得难以选择和无从下手。想尝尝这家,也想尝尝那家。

    24小时不打烊书店,很早以前就想来拜访,听说书店不卖励志类的书籍,也不提供无线网络,提供背包客的睡房和水饺。这确实是一家独特的书店,走进低矮的夹层仿佛是回到了大学图书馆的自习区域。人们专注在书本上,不论是坐在座位上还是楼梯上,总能想到自己读书那会的情境。

    来广州肯定要来一次下午茶,“yes茶餐厅内”贴着老板从各处搜集来的体育明星的海报,以外的是,内间的墙上张贴着“九龙皇帝”曾灶财的文字,这个传奇的人曾经“风靡”香港,似痴似颠,但又无时不刻抒发内心的真实情绪,着实一个有趣的人。

    沿着泮溪走不一会就到了泮溪酒家,吃早茶的人们已经预定到了下午,据说里面是园林式的布局,很遗憾没能一睹芳容。

    重新折回西关老城区,再次探寻那些韵味十足的老街。多宝路上保留了很多民国时期的老房子,当然也保留了广州各大老字号店子。

    随意的走,就能发现街边的美食。这个和重庆小面氛围相似的粉点,没有招牌,没有菜单,熟客都是上前直接报出菜名。小小的店子容不下这么多人就餐,干脆就摆个长凳食客们在街边蹲着吃。

    老字号的美美炸味点,大叔还在向自己推向这各种美食,当然最好吃的当属他们家的炸鱼皮。

    广州不大,骑着车或者慢悠悠的走着,累了饿了停下脚步享受街边的美食,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听着老人们的闲聊,很是惬意。这种悠闲和成都不一样,成都,是各种新奇的悠闲与放松;广州,是独自沉浸在记忆中的悠闲与放松。如果有下一次,仍继续漫步,慢慢地慢慢地,迷失在这深沉的记忆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旅游推荐分享社@2017